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黑白漫话(heibai_manhua)
回复:“微漫画”,可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我发现涂鸦王国的画手都很屌(也许大家已经知道啦),最近在上面看到过一些很暖的手绘,但是接下来要给大家安利的这位真的是画出气势来了!

这位叫做佳仙人,在涂鸦王国、设计青年、lofter都有入驻。这位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的插画师的作品究竟长啥样呢?小编我也不卖官司啦,接下来让我们上正图!(为了方便选择了逆序)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名:白莲花;注: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落花游鱼)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李白)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杜甫)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山水有相逢;注:这是第二只啊猫,是叔叔送过来的京猫,上次的母猫难产过身,妈妈说要养只男孩。因为是通体白发,尽管他很少出门玩,每次出门回来都会弄脏,总是被妈妈嫌弃脏,却也从来没有洗过澡……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很习惯抱着啊猫看电视,或者看…《老夫子》

啊猫性格很女生,怕事害羞,跟天下所有猫星人一样好吃。而我家养过的猫猫都不喜欢吃鱼,反而青睐煎炸过的鸡翅,而且要淋上酱油。长期吃咸,让啊猫背部有一小块(橡皮大小)脱发了…妈妈说这是猫廯,要给他涂保心安油才会痊愈。然而我涂完保心安油又涂万花油,都不见再长毛。于是啊猫通体白发中凸显了一小块没毛的肉色…

就这样日子就过着过着,啊猫就不见了。在乡下放养的宠物,丢失的状况也不算罕见,妈妈说他可能掉进鱼塘了,爸爸说他应该被做成了龙虎凤…我觉得他是去寻找让他毛发再生的良药。)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山水有相逢;注:啊猫是家里养的第三只猫,在我快中考之前奶奶抱来的,说是广州邻居刚生的一窝,与我家养的第一只猫同一个猫妈妈。

啊猫是一只独立独行的家伙,后宫佳丽无数,经常夜巡外出,早上才回来睡觉。开始跟我最亲,喜欢睡在大腿间,因此经常被我妈妈骂。后来跟我弟弟玩一团了就冷落我了。由于我与弟弟大学都寄宿外地,没有小伙伴跟他玩耍了;加上与爸爸合不来,长期嫌弃他睡了爸爸客厅的位置,啊猫在第七年愤然离家出走,住在我家对面的鱼塘边的木棚里。

听弟弟讲,他放假回家,啊猫都会知道,然后晚上会回家,叫弟弟给他吃的,最喜欢鱿鱼爪以及淋了酱油的鸡翅…反而不喜欢吃鱼。

虽然出走,家里厨房角落的饭盆还在,妈妈知道啊猫会趁爸爸工作不在家的时候回来巡视的。每天打扫家里的妈妈都会发现楼梯间有死去的老鼠尸体…啊猫给我们报恩来了。

这样的日子再持续了两年,我放假回家也听不到鱼塘那边啊猫的呼唤了,厨房饭盆的饭菜也没有被动过,爸爸外出了家里也没有猫脚印了。

啊猫一定成为了猫仙人,在某个角落守护着我们。)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山水有相逢;注:啊猫是我小学四年级家里养的小母猫,主要职责是捉家里的老鼠,记忆中是捉过好几只老鼠,并把尸体放在楼梯间邀功。她来我家大概一年不够吧,已经忘记了她具体的样子了。

她是第一只教会我怜悯动物的猫猫。应该是外出的时候肚子受到了重创,两天前的小产让她元气耗尽,下体开始腐败,发出阵阵恶臭,天凉了无法取暖竟然去烧完的炉灶灰里趴着。家人基本上都放弃了。

那天中午放学回家写作业,听到了啊猫的悲鸣,以前都是趾高气扬地叫着我们摸摸的。我沉默了一会,在大腿上铺了一块大塑胶垫,把啊猫从炉灶里抱出来放在垫子,忍着恶臭从头到背轻轻地抚摸着她干枯的毛发。她逐渐安静下来,呼吸变得很平缓。

那天晚上妈妈对着炉灶里的啊猫说“要死不要死在家里 …”,隔天早上她冰冷的尸体躺在隔壁工地里。

她是明白我们人类的心情的…而我们并不了解她。)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山水有相逢;MiuMiu酱是我真正意义独立抚养的第一只猫猫,他是一只生病的瘦小美短,是笨Miu笨DD笨LorLor的大哥哥。他四蹄踏雪,能夜行千里哦。

不过他只跟我生活了一个星期,刚好七天。

我把他埋在上下班经过的琶洲公园,一棵鸡蛋花树下,有阳光有树荫,能看到人来人往的车辆以及闪闪发光的珠江。四年过去了,希望小家伙已经原谅我了。

爸爸当时没有把你照顾好,对不起。)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含笑;注:我的小学被改建成为老人活动中心了,公社时期的建筑基本上都被拆建,大的格局尤在,依稀能辨认这就是收藏我大部分童年的地方,学校最突出的会堂大舞台拆了,在舞台右边的那颗很香很香的树也不见了。

那是常年四季都会散发幽香的树,它的后面就是高高的垃圾堆,幸好被一墙溃败的砖头挡住,左边是会堂舞台,右边是高绿化地,形成一个独立的小院。每次我值日倒垃圾都会从树旁的楼梯经过,也许是树木不让垃圾的恶臭熏染到我,经过的时候总会散发两倍的香味。在这个没有小朋友想来的小院里,我每次都能感受到些许安静,每次都想过去水泥围栏那里坐一下,在落叶堆里还能找到干的叶脉。

去年经过一个老人家门口闻到熟悉的花香,询问之下,这种花名叫“含笑”。)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八月· 百花般若)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七月芙蓉般若)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恶人·毒嘴)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恶人·歹心)

这么油菜花的插画师,你认识他么?

(图:恶人·冷眼)

关注微信公众号:黑白漫话(heibai_manhua)
回复:“微漫画”,可查看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