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漫画:二胡老流氓

关注微信公众号:黑白漫话(heibai_manhua)
回复:“微漫画”,可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二胡老流氓

二胡老流氓

首先,作为一名双鱼座,内心的剧本应该是这样的:年迈的父亲晚年得子,弥留之际把年幼的儿子叫到床前:儿啊,这是我们家祖传的二胡,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练习,把我们家族的传统传承下去啊!然后儿子便开始刻苦习琴,与母亲相依为命,终于在十八岁那年一举成名,并获得了邻国国王的赏识,与邻国的公主订了婚。从此平步青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却在三十岁那年染上不治之症。弥留之际他把他年幼的儿子叫到床前:儿啊,这是我们家祖传的二胡。。。

二胡老流氓

然而我并没有什么祖传的二胡,我的第一把二胡价值人民币三百元,并在认识我十分钟后被我撞断了头(学二胡的都懂);我也没有一位二胡拉的很好的父亲,大概他把这方面天赋都用到绘画上去了;我也没有在十八岁平步青云,成为驸马;倒是在十八岁的尾巴尖上和女朋友分了手。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我很早就认识了二胡这个朋友。

得益于我母亲是一名音乐舞蹈老师,从小我便与音乐结缘。陶迪思,海顿,肖邦,莫扎特云云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我可以天天伴着他们的小夜曲入眠;到现在还准确的记得他们的音调。而学习二胡,一开始只是出于父母的意愿(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拉小提琴比拉二胡帅)。毕竟当时年幼无知,每天面对一个个生涩难懂的音符,进行两三个小时的基础练习,这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来说,确实是有些无聊了。不过好在我坚持了下来。记得小时候暑假那会儿贼喜欢踢球,可是每天下午一踢到三四点,我便会与小伙伴们道别,回家独自开始基本功的练习。拉弓,推弓,拉弓,推弓。。认识二胡的第一年基本每天都是在这样枯燥的基本功练习中度过的。

二胡老流氓

就这样,从基础练习,到练习曲,到良宵,月夜,赛马。。而这时候的我仍旧没有从内心去接纳这个朋友,或者说,对于音乐的理解仍是比较浅薄的。偶尔有机会上台演出,也只是完成任务,观众观黄毛小儿奏琴图一新奇,黄毛小儿完成演出匆匆下台了事。直到后来,我加入了镇江市少年宫民乐团。

说到这里我要感谢一下我的恩师邓老师,是他领我进了门,是他带我进入了这个让我铭记一生的团体。在这里,我第一次融入到真正的音乐中去;第一次感受到了团体音乐的魅力;第一次领会到协调与律动对于音乐的重要性;第一次纯粹因为兴趣爱好而结识了一群小伙伴;第一次体会到自己在台上那深切入肤的存在感。到现在还记得,那时排练的第一首曲子是邓老师自己编曲的水竹调;那时与另两个小伙伴组成了二胡声部的带头“三人组”;那时弹古筝的姐姐我们叫她大妈因为她看起来很老;那时坐我旁边的一个拉二胡的女生喜欢偷偷瞄我我感冒了还给我递纸巾;那时我对面的一个女生弹琵琶的样子很美。。排练,休息,排练,演出,虽然有时日程很紧很辛苦,但我发自内心的为乐团奏出的优美的乐曲而感到快乐。那是我第一次把二胡当做朋友一样去对待,会自发的想要去用他来表达些什么,而不是每天完成任务,练习之后就把他关进琴盒。

二胡老流氓

有请二胡偶像王哈哈

然而美好无法永存,记忆也只能停留在“那时”。初中之后,由于学业我退出了民乐团,而早早拿到十级证书也使我陷入了思考:我为什么要拉二胡?

带着青春期的叛逆和迷茫,一路在学业和自我实现的焦虑之间碰碰磕磕跌跌撞撞。但是我并没有放弃二胡,偶尔有空我便会操起二胡自娱自乐。高中是住宿学校,我便将二胡带到了宿舍。在此期间我还习得了一项奇葩的技能:听到旋律便能用二胡奏出来。于是乎大家都知道了男生宿舍里有个二百五周末会用二胡拉国歌,拉猪八戒背媳妇。。。(喂喂我也拉过七里香的好么)高中里也有民乐团,但是学校并不重视,指导老师不够专业;加上学民乐的学生本来就少,大部分高中生更乐意去关注摇滚乐队的演出等等;在我印象中高中的民乐团只演出过一次,并且效果非常的差。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我带着我的老朋友来到了大学。

一听说学校里有大学生艺术团,并且还有民乐团,我便赶忙打听在哪报名、啥时候面试。大学里的民乐团出乎意料的繁盛,报名的人很多,学长们也都很热情亲切,还有一位和蔼可亲、技艺高超的指导老师。在这里我找到了以前在民乐团的那种家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亲切;演奏配合方面也是驾轻就熟,很快就和大家打到了一块儿。而有些曲目,在少儿民乐团时就已排练过,比如《灯节》——那种感觉,就像你小时候丢了一支每天在用的很好用的钢笔,几年之后的一天突然失而复得,并且发现还和以前一样好用那样。这里的一切都令我感动,我也用我最好的状态来回馈乐团。

二胡老流氓

新年音乐会担任二胡首席

随后几年里,我如愿以偿地担任了民乐团副团长、大学生艺术团艺术总监。在大艺团的岁月是我大学最开心的时光,在这里我和同伴们尽情地为了艺术挥洒着汗水,为了共同的目标奋斗,并且也取得了许多成绩。除了大大小小的排练、演出、比赛、晚会筹备等等,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两件小事:

一次是在刚上任民乐副团的那个学期,领导要求出节目。于是我负责了整个节目的编排与排练,当时距离演出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在一次排练中一名团员因为个人原因坚持要求退出排练;向来对大家和和气气的我竟然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与那名团员争吵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确实是有些不理智了,不过那也使我真正体会到了为了自己在意的事情排除万难的那份急切的心情与责任感。后来节目效果非常好,领导也很满意,节目也成为了民乐团的保留节目;这就仿佛自己亲手带大的小孩有出息了一样,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当时心里仍是满满的成就感。

另一次是在2012年的新年音乐会,当时我们在后台候场,台上正在表演的是舞蹈团的同伴们。只见那领舞的姑娘在台上上下翻飞,笑容迷人,那美丽的舞姿令人入迷;然而就在她跑到幕后的一瞬间,我才发现了她猛然变得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和头上斗大的汗珠,刚才迷人的笑容也突然变成了因痛苦而扭曲了的表情。这场景着实令我心头一震,使我肃然起敬,让我深切的意识到了作为一名艺术表演者的职责与坚持。

二胡老流氓

王哈哈——左四

二胡老流氓

王哈哈——右一

就这样,随着时光悄悄流逝,在艺术团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长学姐,接纳了一批又一批学弟学妹;最后,送走了我自己。二胡陪我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日子,带我认识了许多的朋友;台上我用他向观众们歌唱,台下我用他与自己交流。虽无言,却无可替代。

这就是我与二胡的故事。感谢你们耐心看完了这一份玛丽苏式流水账。如果你现在问我,我为什么要拉二胡?我想,大概是出于一种坚持,一种追求,一种在嘈杂俗世中对于那一份难得的清净与自得的向往。这个故事里,没有壮志豪情的梦想,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有的只是那一份对于老朋友的执着,以及那一份不随着阅历改变而改变的本心。

二胡老流氓

南邮七十周年校庆上与大师同台演艺

二胡老流氓

三创嘉年华与南理工舞龙队合作

希望正处在这人生十字路口的你我,在疲倦了、麻木了的时候,能够停下匆匆的脚步,静一静,想一想自己的“老朋友”,想一想自己的那份初衷。

二胡老流氓

二胡老流氓

本期讨论:你十七八岁那年最大的兴趣是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黑白漫话(heibai_manhua)
回复:“微漫画”,可查看更多相关内容